ICO时代正在逝去 互链脉搏“出海ICO的劫钱黑幕”圆桌主题对话

diystuffs 国际交易平台 2022-03-04 23:12:55 icoage网

  互链脉搏按:自去年九四,中国大陆境内暂停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所服务后,中国团队已把交易所开到全世界,但其主要客户群还是中国人。

  今年9月18日,央行上海总部发布持续防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的风险提示。文中提到,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出现了,虚拟货币交易平台“出海”的新情况。

  互链脉搏《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已被中国人占领:自建自买自卖,比例超7成》 一文,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报道。根据非小号的数据,有交易量统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共计188家,其中,中国人或者华人团队参与运营交易所数量为131家,占比高达69.68%,加上另7家有明显嫌疑的交易所,占比已接近74%。

  与此同时,互链脉搏 《出海ICO有多猛 火币HADAX中国团队项目占一半》一文中显示,整理火币HADAX平台数据,在总数101个上币项目中,今年完成ICO、创始团队为中国人或华人的竟达到51个,占据五成以上。

  针对这一情况,互链脉搏开设专题(专题文章汇总见文末),并举办了本次圆桌访谈。邀请区块链领域的专家,共同探讨应如何制定监管政策,应对ICO出走海外的现象。

  互链脉搏:感谢三位嘉宾参加本次互链脉搏举办的圆桌讨论。针对中国区块链项目海外ICO,以及海外开交易所的现象,您怎么看?

  李自鹏:自去年九四,央行发布公告后,中国大陆境内暂停虚拟货币交易所服务。许多平台为躲避监管,便将主体迁移到新加坡、马耳他、爱沙尼亚、东亚等,上述政府对数字货币持相对开放态度的地区,这是导致海外ICO的最关键的原因。但是其实大部分的运营主体、用户还是在国内,这与VIE结构【在国内被称为“协议控制”,是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,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,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VIEs(可变利益实体)】差不多。

  冉小波:首先,我认为中国区块链项目海外ICO,是冒着政策禁止的高风险融资行为,而这里所谓的“区块链项目”,也并不是真正寻求发展的项目。相对的,我认为在这个行业里,实实在在做区块链研发的团队是不缺资金的。

  其次是海外开交易所的现象。由于全球各个国家的区块链政策不同,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在海外开交易所的现象产生。每一次区块链行情较好的时候都会诞生一批新的交易所,而这些交易所必然会随着竞争不断淘汰。

  互联网的开放性给监管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困难。为了保护投资人,在这方面还是需要加强风险提示、加强投资者教育。

  车克达:在我看来,中国的区块链项目去海外ICO及海外开交易所,也有项目寻求自身发展的原因。对于数字货币交易所及ICO,全球200多个国家、地区都有着不同的监管政策和监管态度。中国政府自九四发文,将ICO定性,同时加强了对数字货币的监管,为此中国的部分区块链项目会为寻求发展而去海外进行活动。

  互链脉搏:中国区块链的发展是否需要海外ICO,您观察还有哪些比较好的模式?

  冉小波:我认为中国区块链的发展并不需要通过海外ICO的方式,ICO是一种融资方式,而融资的途径还有很多。

  首先,我认为属于ICO的时代正在渐渐消亡。因为这种形式可使项目方通过诸多措施,躲开金融监管方的监管,并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,给投资人、用户带来巨大的损失。但项目方的作恶成本却很低。中国、美国等主流国家,对于发行ICO仍持一种较为消极,甚至负面的态度。目前,无论国内还是海外的ICO,大部分的项目方并未专注于项目开发,也并未给用户提供真实的价值,反而用募集到的资金用来拉盘、割韭菜。这导致许多资金方、投资者慢慢不认可ICO这种方式。其实,很多人还是希望可以以一种合规的方式、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方式,再重新设计一套规则和机制。所以,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ICO,我都认为是不合规、需要改变的方向。

  针对相对较好的模式这一问题,我联系上一段谈一下。原生的区块链项目,是由一个想法开始,逐步发展到技术开发。但其实这些资产仅是整个资产板块中极少的一部分,甚至不到0.1%,而其余99.9%的资产依然是以实体企业、以实际资产为导向的项目方。这些项目方更希望能拥抱监管,在得到官方认可、确权的情况下进行相应的募资。所以,未来通政经济的合规是大势所趋。这就要求其完成相应的投资人名单、KYC(充分了解你的客户)和AML(反洗钱)、建立黑名单和白名单机制。并且,我认为其token系统定要接入外部的接口,第三方或监管方通过接口了解token在用户之间流转的情况。

  车克达:中国区块链是否进行海外ICO,主要还是由其业务场景、应用方法决定。其实,区块链项目并不一定要进行ICO,也有很多好的发展方向,例如此前我们研发的供应链+区块链溯源系统解决方案。

  而根据自身发展情况判断是否出海的同时,要谨记不要违反当地的法律法规。其实,在区块链发展的早期阶段,难免会面临鱼龙混杂的问题,有的项目仅以圈钱为目的,影响行业发展。但我认为,还是要回归技术根本,推进区块链项目创造出真正的价值,这一过程未必要运用token,也未必要进行ICO。

  互链脉搏:9月18日央行上海总部发文,提出将加强对海外ICO平台的监测。您认为,对于海外ICO,“出口转内销”割中国人韭菜的项目如何监管?

  车克达:对于监管“出口转内销”割中国人韭菜的现象,一是要从源头抓起,对主要的交易场所进行监控;二是,进一步加强对参与者的引导和教育,从而更好的进行规范和管理。

  冉小波:区块链项目通常是全球化的,若有用户主动去了解和参与,其实是很难禁止的。我认为在监管方面,不仅仅是打击,更要多做正面的引导。而对于国内诸多打着区块链名义进行融资,吸引普通投资者参与的资金盘项目,更应是着力监管、重点打击的对象。

  李自鹏:ICO监管其实一直都是一个难题,因为token的特性导致其本身是全球流动。虽然可以通过发文,使所有的项目方包括交易所都迁海外,但它仍可以诱导投资人去购买。

  另外,中国由于缺乏外汇管理局的管理,用户使用比特币或以太坊天然不受监管。

  所以,不论是从项目或者交易所的场所去监管,或是从资金的流入流出监管,两个方向来看,机构都有大量的方式可以绕开中国目前的监管体系。

  虽然目前没有特别好的监管措施,但除外部监管,ICO自身就是不可延续的。2018年9月份ICO募资金额相较于2017年年初下降了85%左右。我认为,即使没有监管,ICO这种粗暴、不合规的模式最终也会慢慢消亡。

分享: